欢迎来到 - 6688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年轻人炒鞋闹剧:中签堪比中彩票,品牌商也跟着搅混水

时间:2020-05-07 05:38 点击:
中国鞋网 10月14日讯, 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”。正如茅台是中年人的社交货币一样,球鞋也因其具有独特价值日渐受到年轻人的追捧。 对于很多人来说,不管热

  中国鞋网10月14日讯,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”。正如茅台是中年人的社交货币一样,球鞋也因其具有独特价值日渐受到年轻人的追捧。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不管热爱的是嘻哈、街舞,还是篮球,不管穿着什么样的衣服,脚上一定要踩着一双球鞋。如今,球鞋不再局限于实战,更大的功能在于秀。在社交平台上展示各种球鞋,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种潮流。

  球鞋市场有多火爆?在AJ1与Off-White重磅联名进入市场后,发售价格1299元的球鞋,瞬间突破20000元大关。根据国外球鞋平台StockX公布的数据,2018年第四季度最贵的10双球鞋,二级市场价格区间在847美元到4393美元间,最高涨幅达到惊人的2645%。

  事实上,以“文化符号”作为卖点的球鞋,对于年轻人购买力的吸引更令人吃惊。市场调查机构 Grand View Research报告显示,全球球鞋产业的市场规模2018年高达600亿美元,2025年预计将超过950亿美元,仅仅中国二手球鞋转售的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亿美元。

  一位球鞋资深人士梁振涛认为,球鞋市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荒诞和疯狂。当前,整个行业风气让人十分不舒服,想买的球鞋不加价根本买不到,买到后还要反复鉴定,生怕买到假鞋。比较有名的球鞋需要抢购,官网和门店就算加一轮抽签也买不到,因为球鞋早已通过各种途径流向鞋贩子和交易平台,大家需要加价几倍才有可能买到。

  “炒鞋”风起

  年仅21岁的唐小易尚未大学毕业,却已是玩鞋老手。与大部分男生类似,他在初中开始看NBA,从喜欢篮球、球星到迷上球鞋。男生间相互攀比的虚荣心和家里不错的经济条件,让他一度疯狂购买球鞋。

  在唐小易的回忆里,他对球鞋的热爱停留在高中时期。他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高二时候,我曾经在一个月内刷了16万元信用卡购买球鞋,房间堆满了上百双各种款式的球鞋。”那时候,他收藏球鞋不是为了囤货,都是因为真爱。

  其实,炒鞋并非新事物,早已在地下存在多年。在小众的球鞋圈里,鞋贩子们抢购限量版球鞋,然后转卖给球鞋爱好者。一双限量版球鞋发布能引人彻夜排队抢购,品牌商App摇号、实体店排队抽签、海外代购,玩法多到让人无法想象。

  以耐克和阿迪达斯的球鞋为例,它们在中国大陆发售较少,往往在境外才能买到。唐小易生活在广州,在他印象中,鞋贩子们总有办法从香港拿到货,他自己也不经意间向别人转卖鞋子,很多鞋贩子都从鞋迷转变而来。

  在英国留学的大三学生陈文辉,就是大家俗称的鞋贩子。他已经创立自己的球鞋品牌“球道”,准备大学毕业后回西安开一家自己的买手店。陈文辉从小热爱球鞋,他看中的球鞋,父母都会给钱买回来。“从初中到高中,我在学校里球鞋始终是最多。”陈文辉不无骄傲地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到英国留学后,陈文辉发现国外球鞋比国内抢货相对容易。于是,他花半年时间搭建起一套买手体系,通过筛选和淘汰,雇佣了一批靠谱的国外买手。这些国外买手熟悉当地情况,可以一边从球鞋门店、零售商手里拿货,一边再从当地鞋迷手里收货。

  在每次球鞋发售前,陈文辉会给出相应的预算区间,国外买手会按照预算去收货。收到球鞋之后,陈文辉再将货囤在自己租的没人住的房子里。球鞋主要通过社交软件卖给留学生,或是将球鞋直接发回国内,一般都十分畅销。

  像陈文辉这样的兼职卖球鞋的海外留学生很多,看准的无非是国内外市场差价。与留学生圈内一直都有人在做代购一样,卖球鞋只是其中一种。不过,鞋贩子与一般代购不同。陈文辉认为,代购一般是国内人需要什么,留学生再去购买,然后寄回国内。但是,球鞋发售每周一次,没有买到就再也没有,需要提前去扫货,所以存在囤货的风险。

  随着球鞋文化与潮流文化的融合,球鞋不再是热爱篮球、喜欢NBA的男生专属,越来越多女生喜欢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展示自己的球鞋,甚至比男生玩得更high。球鞋也开始从注重功能的实战鞋,转向注重美观的观赏鞋。

  最近几年,《中国有嘻哈》《这!就是街舞》《这!就是灌篮》等街头文化类综艺节目走红,带动球鞋文化在中国的传播。尤其是Z世代年轻人的逐渐成长,为球鞋文化注入新鲜血液,直接引爆二手球鞋的发展。

  同样,球鞋市场火爆离不开明星安利和社交平台的疯狂推荐。起初,品牌方会把球鞋送给很多流量明星试穿,然后通过微博、Instagram等社交平台曝光。后来,品牌方还会让小红书、抖音的网红们疯狂推荐,这两个平台都是当下国内最火的“爆款制造机”。

  如今,品牌的溢价、明星的关注度、社交平台的疯狂推荐,都在共同推动着球鞋价格上涨。由此,资本介入、平台垄断、投机客炒作等乱象开始出现。

  在球鞋圈,有像唐小易这种抢货的散户,有像陈文辉这样扫货的大户。当然还存在大量扫货、虚假交易、抬高价格等方式操纵价格的球鞋玩家,被称为“庄家”。球鞋已经从爱好者的收藏变成炒作的武器,成为诱惑年轻人过度消费的一场闹剧。

  华人圈元老级球鞋收藏家左述认为,大家是玩鞋,而不是被鞋玩,但是现在的风气已经是被鞋玩了。一直以来,左述提倡球鞋其实是有文化的。“不知道当前风气会持续多久,但如果没有文化,就不会有球鞋。”

  

年轻人炒鞋闹剧:中签堪比中彩票,品牌商也跟着搅混水


  陕西省西安市的球鞋发烧友穆京,15年间收藏了700多双鞋,投资将近100万元。

  一家“毒”大

  从球鞋文化诞生初期,便衍生出二级交易市场。2013年开始,二手球鞋转售从地下产业转为平台化运营。国外球鞋贩售平台Stadium Goods、Grailed、StockX、GOAT陆续诞生,国内从毒、nice、get,到有货、斗牛、切克等,还有新的平台出现。

  目前,国内规模最大的球鞋二手交易平台为毒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毒的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法人杨冰持股55%作为最大股东,虎扑(上海)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%作为第三大股东。与此同时,王思聪背后控制的天津汇德信资产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持股2%。

  今年4月份,毒完成了新一轮融资,投资方为DST(Digital Sky Technologies)。据透露,毒在本轮投后估值已达10亿美元。此前,毒曾获得虎扑体育的天使轮融资以及2018年获得高榕资本、红杉资本中国、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。在完成融资后,毒与虎牙完全分割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