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6688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短文 > 生活感悟 >

他是清华姚班高材生,选择从谷歌辞职回山西教书,张昆玮说「不

时间:2020-08-07 02:31 点击:
Original杨净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 杨净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 张昆玮,因为一则「征友帖」被热议。 他是2009级清华姚班毕业生,清华硕士毕业后就职于摩根大通、谷歌…… 而更早之前,他还是NOI金牌得主,在数学、

Original 杨净 发自 凹非寺
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

杨净 发自 凹非寺

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

张昆玮,因为一则「征友帖」被热议。

他是2009级清华姚班毕业生,清华硕士毕业后就职于摩根大通、谷歌……

而更早之前,他还是NOI金牌得主,在数学、物理和信息学方面很早就展露天才,更后来从山西省实验中学保送清华,进入姚班

但这次被热议,与“找对象”无关。

因为在这则朋友帮写的“征友帖”中,张昆玮受到关注的是其「出乎意料」的职业选择

谷歌工作两年后,他选择回乡任教,在家乡山西的一所二本院校——晋中学院成为一名青年教师,月薪3000多。

有人不解,有人替他惋惜……也有他的学生、校友甚至小学同学现身说法,解释他始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。

只是张昆玮自己,不想就此成为世俗成功标准的讨论对象。

他向量子位解释背后来由,字句之间,有时代共性的群体焦虑,也有一个90后年轻人的独立思考和自由精神。

他有地上的六便士,也有头顶的月亮。

他是清华姚班高材生,选择从谷歌辞职回山西教书,张昆玮说「不

第一次选择:放弃未完成的博士,离开科研

张昆玮生于山西晋中,初中毕业以全省第一成绩考入山西省实验中学,很快就在数学、物理和信息学竞赛中展露头角,拿到两个省级一等奖,并且荣膺全国信息学奥赛金牌,最终成功保送清华。

然后在又一次选拔后,进入清华姚班。

他是清华姚班高材生,选择从谷歌辞职回山西教书,张昆玮说「不

他曾有过攻读博士的念头,在图灵奖得主姚期智先生领导的交叉信息研究院,他用了一年时间,修完了博士所需的课程。

但他很快也发现,科研并不适合自己。科研在很多时候都是孤独的征途,漫长的论文之路上,他不是很适应日思夜想的工作方式,时而事倍功半。他很快得出结论,自己虽然学有所长,但并不擅长科研。

最终,他选择放弃攻读博士,带着硕士学位毕业离开。

第二次选择:离职谷歌,回乡教书

毕业之后的选项是工作。

他很快接到第一批offer,有互联网巨头如阿里,也有金融领域知名的摩根大通银行。

张昆玮选择了后者。

这其中或许有他对生活追求的原因,毕竟国内科技互联网公司,996是家常便饭。

而摩根大通不同,朝九晚五,工作算不上繁重,而且计算机领域人才通常进行的是后端方面的工作,比如把已经设计好的衍生品定价模型,并行地执行在多个计算机上。

某种意义上说,这样的工作令人艳羡。衣着光鲜,上班就在二环金融街。

他是清华姚班高材生,选择从谷歌辞职回山西教书,张昆玮说「不

但张昆玮很快发现,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摩根大通盛名之下,生活工作成本却也不低——在二环金融街的成本,对于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,要拿出税后工资的 1/3 来交合租的房租,而且也无法解决北京户口。

这种境况让他忧愁,而就此时,谷歌录用的通知“姗姗来迟”,却又恰如其时。

这一次,张昆玮没有犹豫。

到了谷歌,他的工作是「知识图谱的预处理和批量计算」,第一年的时间很快,既有学习的匆忙,也有业内公认的最佳雇主的舒适环境。

张昆玮如今回忆起来,依然对老东家的生活赞不绝口,他说不同于国内很多互联网企业,谷歌给每个员工宽松的工作环境,也有很多令人羡慕的福利待遇。

他是清华姚班高材生,选择从谷歌辞职回山西教书,张昆玮说「不

但这样的“舒适区”中,张昆玮不是没有“忧虑”:

“在北京,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。北京地铁沿线的房子已经涨到几百万上千万,如果贷款 30 年,每年要还的钱基本是我全部的收入。收入可以涨,但是万一经济不景气呢?是不是要像当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时候的年轻人一样,去流落街头?”

张昆玮不愿在世俗成功的标准里随波逐流。

“我不愿意像成功学说的一样,为了成功舍弃一切,我想在工作之中融入爱好,想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于是在谷歌工作满第二年后,他最终决定,辞职离开。

回乡任教,选择“平凡”

家乡山西的政策,让他对大城市的忧虑得到了安放。

在山西,应届毕业硕士生三年以内可以进入省属高校当青年教师。

机缘巧合,离职谷歌那一年,刚好是张昆玮硕士毕业的第三年。

他决定回到晋中,在当地院校晋中学院任教。

而薪资,自然是不能与大城市相提并论的,他的第一年每个月收入只有 3000 元,从第二年开始可以涨到 5000 元。

不过张昆玮对此平静以待:

“应该还有些地方人才引进的补贴的,但是因为晋中市对省属高校都没有按月补贴,所以也就这些了。博士生会好一些,有一次性的安家费。”

讲述这些时,他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当然,或许是怕故旧师友看到担心,他补充说自己还有一些其他的收入:

“我业余就去给我曾经的母校实验中学讲些课,在网上接一对一的竞赛辅导,都加一起,一个月也能上万吧。”

唯一令这个28岁年轻人担忧的问题只剩下一个:

对象、婚姻,家庭生活。

返乡随俗,虽然在北京,这不是一个紧迫的问题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