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6688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 人生故事 >

2020时政热点:用生命书写十八洞村的故事

时间:2020-08-10 00:06 点击:
中公考研时政热点频道更新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,并提供时事政治热点、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。下面是中公考研小编整理的“2020时政热点:用生命书写十

中公考研时政热点频道更新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,并提供时事政治热点、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。下面是中公考研小编整理的“2020时政热点:北斗应用 更智能更融合”相关内容,希望能对各位同学备考有所帮助!

2021考研时政热点

“村里来了个李老师。”

2019年初冬,李迪拖着行李住进了十八洞村的苗寨吊脚楼里。青山环抱,木楼相依。十天的时间里,他冒着毛毛细雨,踏着青石板路,爬山串寨,穿梭行走在十八洞村。或帮着村民卖菜吆喝,或陪着老乡种地聊天,或钻进饭店后厨给老板打打下手,逮着谁就饶有兴致地听对方说说村里脱贫攻坚的故事。很快,李迪的到来就成了十八洞村人尽皆知的新鲜事,老乡们都说:“这个从北京来的李老师,没什么派头!”他们把“李老师”当成了拉家常、话脱贫的老朋友。

大山深处,这个爱穿红衣服的老头儿总是活力充沛、激情澎湃,像一团火闪耀着、跃动着,不知疲倦地聆听着、记录着。

2020年6月29日9时38分,71岁的李迪离开了这片他深爱着的土地。弥留之际,他在病榻上完成了最后一本书——《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》。作为作家,他的追求是做一个有情的人,做一些有情的事,写一些有情的作品。

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说,李迪把全部生命投入到与时代同行的路上,把滚烫的心放进与人民同心的作品中。

他在红土地上燃起明亮的火苗:

“创作就像是一根火柴擦出了一点点亮,你要保护它,让它慢慢地生发起来”

李迪爱讲故事,爱把故事写成书。他一生创作了《野蜂出没的山谷》《傍晚敲门的女人》《丹东看守所的故事》《警官王快乐》《听李迪讲中国警察故事》《英雄时代——深圳警察故事》《加油站的故事》《永和人家的故事》《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》等中长篇小说、报告文学40余部,他最喜欢用“故事”标注自己的文字。其中,《听李迪讲中国警察故事》《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》被列为国家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,他也先后获得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、解放军报长征文艺奖、鄂尔多斯文学奖、中国报告文学金奖、“三个一百”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奖、公安部金盾文学奖、全国报纸副刊作品评选金奖等。

李迪的文学之梦是在边疆萌芽的。

1968年,李迪从北京师范大学附中毕业后,响应国家号召投身边疆建设。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期间,发表了小说处女作《后代》,引起云南文坛的关注。1972年,做梦都想当兵的他被招进云南蒙自师部,在师宣传队里写节目。

刘学伦第一次见到李迪是在师部大院里。“他正在摆弄脚上的白网球鞋,把牙膏挤在手上往鞋帮上抹着,那时候没有鞋粉,李迪倒是很会想办法!”快五十年了,这个画面在战友刘学伦心中一直清晰。李迪和刘学伦一个爱写,一个会画,很快就熟了起来。

李迪和刘学伦一起分在师宣传队当头的一间小屋里,刘学伦记得,“经常是我要睡觉了,他还在屋里转悠,有时候低着头挥着胳膊在纸上写个不停,嘴里还不时念叨上一句。”那时候李迪常常给《解放军报》和原昆明军区的《国防战士报》投稿,红土地上的竹楼、养蜂场、郁郁葱葱延伸到边境的密林……都被李迪糅进了故事。小屋里,刘学伦就看着他一遍遍推敲自己的稿子,涂涂改改,直到满意了再从头到尾誊写一遍。正是在这儿,这个北京知青对文字的热忱让刘学伦对李迪从认识变成佩服。有时李迪的稿子实在誊写不过来,也会把刘学伦拉来“出苦力”。“稿子可是他的宝贝,他的要求高得很,我错了一个字或者打了一个污点,他就要我从头开始,好苛刻!”夜深人静,灯光昏暗,刘学伦边誊抄边心想:瞧他这个神圣的态度,还真有几分大作家的样子。

到部队没多久,政治部主任王定一就对李迪说,你是知青,如果只是种地喂猪,不知当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还怎么写兵?就这样,1973年5月,李迪作为战士下到连队锻炼。

“千里野营拉练的时候,李迪这个城市兵可没少吃苦头!”老班长鲁江记得,李迪走路有个小特点,总是前脚掌着地,脚后跟踮着,行军时背上四十多公斤负重,一踮一踮地,走在队伍里特别显眼。每到一个驻训点,李迪还至少要完成一期战地小报。白天,训练、助农劳动一样不能落下;晚上,李迪就找个有条件的老乡家开始写作。待他完稿,战友们就开始在钢板上刻字,铺好白纸、夹上蜡纸、调好油墨——行军队伍里战士们干了又湿、湿了又干的军装,驻训时候战友们的飒爽英姿,瑶族大妈为感谢卫生员治好腿疾献上的舞蹈……“唰”的一下,经过油印机的滚筒一滚,就成了第二天人人手中传阅的故事。

战地小报、长篇通讯、活报剧、节目唱词……李迪一路走一路写。他随身带着一个小本,写满了潦草的字迹,这里打个五角星,那里画上个圈。有时,别看他好像在跟人没边没沿地聊着,扭过脸他就开始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了。这样一本本潦草的“密码本”大概只有李迪自己能解开,留在战友心中的则是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歌,是提振人心的精气神。“红米饭、南瓜汤,革命传统永相传”“打草鞋、打草鞋,艰苦奋斗放光芒”……鲁江至今还清楚记得《打草鞋》的快板词。“不只这个节目,李迪参与创作编导的相声《军民鱼水情》、表演唱《幸福的合影》等,也一直是连里演唱队的保留节目,离开连队后他还专门回来看我们表演过。”

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李迪这个城市兵和来自农村的战友们摸爬滚打在一起,经受住了考验。李迪在连队里入了党。他的视线再没离开过身边可爱的战友,也再没离开过广袤土地上顽强生活的普通人。

李迪曾对刘学伦说,创作就像是一根火柴擦出了一点点亮,你要保护它,让它慢慢地生发起来,就能看到火越烧越大、越烧越旺。黑夜里,刘学伦看到李迪眼中好像映出了火花。

这火花燃起的一把火,一烧就是一辈子。

他用一团火焰映出百味人生:

“人家几十年风雨人生路,用一上午或一下午给你倾诉,你还觉得长吗?”

永和的芝河上到底有几座桥?永和人不一定都知道,李迪说得准。开农家乐的黄河老艄公眼里藏着多少惊涛骇浪?永和人不一定听说过,李迪道得来。临街的修车摊一天能迎来几个主顾?路过的人不一定留意过,李迪码得清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